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8章 美嬉矫闹
    唐小天“嗳喏喏”捂着屁股,回到府衙已是天明鸡叫时分。

     在严府捣鼓了一晚上,唐小天觉得肚子确实是饿扁了,虽然现在也很困,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。但不管怎样,还是先得把小肚子填饱才行啊,毕竟一顿不吃饭,真的很难受的。

     唐小天把鼻子翘起来一闻,“嗯”的一声不觉从嘴边溜了出来,“我靠,真的好香呀。”

     他急忙抬起步子,循着那香味,向着大厅里奔了进去。

     “鲁班头,是不是开早饭了?怎么都不叫声我呀,我昨晚可是很努力办案的哦。要不是昨晚吃的肉少,没啥力气,我早就把那飞贼捆来衙门领赏了。”

     唐小天匆匆刹住脚步,把眼睛瞄了一眼大厅里的人们,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啊。怎么个个看着他就像看见瘟神一样?好像他欠他们钱似的。

     “嗯,唐小天。你怎么现在才来衙门呀,你不知道现在已经七点钟了吗?好了,算你个上班迟到,扣你三文铜钱,以示警惩。”上官初妤美滋滋的吃着早饭。

     “哈?我说上官初妤你别太得寸进尺,这扣不扣工钱,我们鲁班头都还没发话呢,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姑娘子说了算了?”唐小天立马把气势摆出来,瞪向上官初妤。

     看到没人吭声,唐小天立马挪步到鲁班头跟前,轻轻说道:“是吧鲁班头。”

     鲁班头没有立刻答复他,而是很谨慎的叫他去问王老汉。

     作为谋士,王老汉只瞥了一眼鲁班头,就领会了他的意思,也不吭声,而是直接把这个难题推给张锋。

     这下可把张锋难坏了,按理说,试用期间来府衙上班,是不用扣钱的,府衙门口应聘的那张告示上都写得一清二楚了,而且还是鲁班头亲自盖上衙印的。

     不过,初来府衙的上官小郡主,那可是长安城里出了名的刁蛮,她可不管你府衙应聘告示的规定,说扣你钱还真是要扣你钱的。

     张锋思来想去,觉得鲁班头都这样怕她,自己也没必要自讨苦吃嘛,况且小郡主扣的是唐小天的钱,又不扣他的钱,嘻嘻。

     “喂,张锋,你倒是说话呀,快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片子说说,这衙门里的钱是她随便扣的吗?”唐小天翘着两只手说道。

     张锋悄悄给唐小天使了个眼色,拉他到一旁,轻声说道:“衙门这扣饷银的差事,现在还真归上官姑娘管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啊?不是吧。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唐小天急忙向张锋的耳朵边凑过去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 “好像是今天鸡叫的时候,鲁班头就把衙门里管钱的行当,全都交给上官姑娘打理了,就连鲁班头自己的开支账目,也都要给上官姑娘过目呢。”

     “这么坑?那这个上官姑娘到底是什么来头啊?”唐小天依然轻声问。

     “唐小天,这个我真的不能告诉你,我答应过上官姑娘要保密的。总之一句话,你没事少惹她,有钱乖乖交给她。”

     惊得唐小天冷汗夹背。

     “喂,我说唐小天。你们两个在那里嘀咕什么呢?本姑娘现在吃饱饭了,闲着也是闲着,你现在就陪我到院子里练功。”上官初妤小嘴一抿,就向唐小天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“练功?练什么功呀,难不成要一起双修?”唐小天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 “呸,你想得美。”

     没给唐小天再回应的机会,上官初妤直接一把拽过他的手,向着院子里去。

     两人刚跨出大厅门口,就见一个小厮匆匆跑了进来,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:“鲁班头,不好了。衙门、衙门口来了一大帮老妈子,由、由严家大小姐亲自带队,气汹汹的闯进来,说是、说是要来讨个公道,要回她们被盗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 小厮深深喘了口气,又接着道:“小的、小的拦她们不住啊,还请鲁班头快拿个主意。”

     “知道了,你现在就引她们到公堂上等候,我先进去换身飞鹰官服,一会就去升堂判案。”

     鲁班头吩咐小厮小心招待,不得唐突了严府人家,拜别了上官初妤,就和王老汉进偏房悄悄商量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老汉,你说说看,这案子要怎样判比较好?最好是能拿出一个好的方案,既不得罪严府,也可保全小郡主的面子。”鲁班头有点着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 谋士王老汉皱了一下眉毛,显得有点为难的样子,踱着步子在鲁班头跟前走了两下,突然灵光一动:有了。

     就急忙附耳鲁班头,这样那样的叽里咕噜说了一通,喜得鲁班头连连点头称道:还是老汉你点子多,咱就这么办。

     原来今天早上鸡叫的时候,鲁班头刚醒来,眼睛还是眯眯的模样,还想和他老婆困一会觉,突然被张锋把门敲得急,知道事情紧急,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 忙忙穿好裤子,和张锋来到大厅商量议事,张锋就把小郡主要来府衙小住几天,怎样把严府的宝贝盗的一毛不剩,以及他和唐小天怎样被下迷药的事情,都给鲁班头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鲁班头一听,着实着了慌,其他的都还是小事情,以他鲁班头多年行事老道的资历,摆平它们简直就是小菜一碟。

     当当让他头痛的是,倒是这个上官小郡主了,刁蛮的名头在长安城里响得很呢,而且她还有一个坏毛病,那就是爱多管闲事找乐子,特别喜欢瞎管公家府衙的钱账,要是被她缠着在府衙一直住下去,指不定哪天就会把前几任府衙的亏空抖出来的。

     但如果强行把她绑回郡王府,那也是行不通的,毕竟郡王府家大业大权力大,要是到时候小郡主一哭二闹的,指不定自己的乌纱帽就会立马保不住的。

     现在听王老汉这么一出计谋,鲁班头心里顿时神清气通,只要待会借严府被盗一事,按她小郡主一个小偷小摸的盗名。搓拽唐小天假装押她回长安认罪,趁机吩咐唐小天半路把她送回郡王府就得了,到时候小郡主就没有拒绝的理由,也省的她在这里管钱管粮,贼不舒服难受。

     鲁班头打定主意,就急忙换上官服,来到大堂上开庭受理案件。

     上官初妤本来打算要在院子练功玩耍的,见这次案子闹得比较大,也只好拽着唐小天来到公堂上,一起听审了。

     “严如意,你今天来我千牛府衙,是来打架的,还是来告状的?为甚么带着这么多老妈子气呼呼的来?”鲁班头就定上座,拍起板子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