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9章 画中人
    严如意也不慌不忙,吩咐旁边的吴妈子,叫她把那一幅带有唐小天名字落款的盗据,给鲁班头呈了上去,眼睛还娇滴滴故作抹泪状。

     “鲁伯伯,你要为小侄女做主啊,您老看看,上面可都有着唐小天的落款盗名呢,指定就是他昨晚趁我们女儿人家睡着了,把个家里的宝贝昧着良心偷偷盗走的。请您一定要他赔钱,顺便查查他,可不要因为他是府衙中人,鲁伯伯您就包庇他,否则会寒了我的心,府衙一条街的居民都会愤怒的。如果他实在没钱赔,就判他个入赘严家,保管让他打工来赔。”

     鲁班头欲要发话,却被唐小天抢白,道:“鲁班头,您可不要只听严如意一面之词,就随便下判断啊。否则金州城两条街的阿公阿婆,都会说府衙判案不公的,这样就有失千牛府衙体统,所以还望鲁班头三思哦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小天说的也在理。”

     鲁班头捋了捋胡子,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唐小天,既然你说自个没偷没盗的,那严小姐怎么会平白无故的赖你身上?你今个还真要给本班头说出个理来,否则就别怪本班头不顾同事之谊,秉公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回鲁班头,事情说来有点长,小的现在就给它来个长话短说。”

     唐小天从衣兜里捏出一块银面具,也给鲁班头呈了上去,说道:“鲁班头,您给瞧瞧,这张银面具做工娇小玲珑,分明只有女子才戴得下。况且这是我昨晚去严府办案,从一个黑衣人脸上抓下来的。最要紧的是,这张银面具正反两面都写着严如意的名字,这就足以说明那个黑衣人就是严如意,她这是贼喊抓贼呀,鲁班头。”

     哼,唐小天刚才和上官初妤斗嘴的时候,就已经向她确认了这张银面具也是她偷严府的,况且银面具上面都写有严如意的名字。

     按目前的情况来说,上官初妤肯定来头不小,就连鲁班头都得让她三分,这个他惹不起。但是这个可恶的严如意,不但给他下迷药,现在还敢来找他赔钱,今天就让她瞧瞧,从来府衙都是一家,管你严府多牛叉,进了窝你就休想逃,不但让你赔钱,还要你倒贴。

     想想,唐小天心里就乐呵呵了,按她个诬告小官差的罪名,到时候不怕她不拿钱来贴。

     唐小天正在美滋滋瞎想的时候,突然小厮又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进来,说道:“鲁、鲁班头,不好了。衙门口又闯进一大帮人来,好像是方小侯爷府的,领头的是他家管家奴朱大嘴,说是府里被盗了,要来报案。”

     小厮深深喘了口气,又接着道:“小的拦他不住,还请鲁班头做主拿主意。”

     鲁班头眉眼一皱,说道:“请他们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 就侧着耳朵和王老汉嘀咕了几句:他个奶奶的,今天就是事多,一天干的活,都快赶上咱往昔一年的量了。

     王老汉也小声嘀咕回道:鲁班头说的是,看来今天真的有的忙了。这方泠自从袭了他爷爷的侯爵,虽说年纪轻轻只有二十岁,但听说家里养了好多妻妾,整天寻欢作乐,不务正业,把朝里的官都给辞了。但不知道他怎么的勾搭上武侯府,近来钱银大增,虽说只是一个不当官的小侯爷,但现在越发不把咱千牛府衙放在眼里。想必今天派人来,肯定是找茬的,所以鲁班头,我们还是小心应对为妙,不可和他硬碰硬呀。

     鲁班头点了点头,才又端正身姿,摆出一副威官当堂的姿态。

     随着匆匆脚步声临近,公堂下就立出了个人影,魁梧高大,肥头大嘴。因他说话从不打草稿,也不过脑子,所以金州城三条街的人们,都叫他朱大嘴,嘴巴大大说话爽辣。

     “堂下何人?闯我衙门有何贵干?”鲁班头依然习惯性的摆出高姿态,问道。

     朱大嘴也是不慌不忙的回道:“小的朱大嘴,侯爷府的后门总管。今天奉我家方小侯爷的指令,特来千牛府衙报案,望班头全力配合大嘴抓拿飞盗。”

     “可有报案状?”

     “回班头,状子已拟好,请班头过目。”

     王老汉急急走下去,把状子接过,递给了鲁班头。

     鲁班头装作有模有样的看了一遍,有心要给小侯府一个下马威,让方泠那小子记住,即使他现在贵为小侯爷,千牛府衙也不是他可以小瞧的。

     所以也就有心难为朱大嘴,况且朱大嘴又是一个大嘴巴,说话口无遮拦。鲁班头就有心从他嘴里套些话,打压打压他,早把唐小天被严如意告状子的事情扔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 急的严如意在下边干瞪眼睛,没少给唐小天眼色看,但却一点办法也没有。又不敢突然打断朱大嘴和鲁班头的对话,毕竟昨晚她不但偷了小侯府许多宝贝,还把小侯府两屋子的良家妇女,偷偷给放跑了。

     况且,她也怕被查出来,也只好忍气吞声,让鲁班头先受理朱大嘴的案情。只是她的眼睛一刻也不放松,就是死盯着唐小天,恨不得把他一口一口吃掉,这个可恶的小官差,竟敢把她私藏好几年的宝贝疙瘩都盗完了,最好乞求不要落到她手里,否则······

     “严侄女,本班头问你话呢。”

     “哦。鲁伯伯,您有什么话尽管问就是了。”严如意回过神来,连忙答道。

     “你可认识这画上的黑衣盗人?”鲁班头吩咐王老汉,把朱大嘴呈上来的黑衣人画像拿下去,要严如意她们确认。

 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严如意看了一眼画像,急忙否认。

     唐小天则把脑瓜子伸到画像旁,瞄了好久,发现画上的女子虽然蒙着面纱,但丝毫不减那妖娆妙曼的身材,想来定是个美人胚子。

     不觉间,唐小天的眼睛又瞄到了严如意的脸蛋上,发现画上的黑衣女子和她还真有几分相像。又回想起昨晚,他迷糊听到严如意叫拿什么弯月小刀,好像又迷糊听到她说“夜盗侯府”之类的话,想来小侯府昨晚失盗,应该就是她严如意捣的鬼,七八分不离十了。

     好你个严如意,现在你有把柄落在我手里,看你待会不大把大把的把银子倒贴出来。

     越想,唐小天越是兴奋,叫你严如意敢来恶人先告状,今天就叫你银子输光光,嘻嘻。

     唐小天双手作揖,朝前迈了一步,向着鲁班头说道:“回鲁班头,小的有话要说,是关于画上那位女子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