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9章 神秘来客
    四人在房间里商量捣鼓了好一阵,最终决定虎口拔牙,从恶霸史诈的手里夺过长安街的税收权。

     吃过午饭,唐小天和张锋简单收拾了下,就向长安街最繁华的地段巡逻去。

     这里确实是热闹非凡,人来人往,商铺林立,要是能把这里的铺面地皮税赋,尽数归在府衙总司的管辖里,真的是一笔不菲的收入。

     唐小天正有模有样的巡视着,突然一栋烟红的三层小楼吸引了他的注意力,只见牌匾上赫然写着“醉花楼”。

     “张锋,来。我们今天就进去这‘醉花楼’探她一探,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名堂,也好跟她们算一算昨晚污蔑我们的那笔账。”

     当即掀开门帘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里面人声嘈杂,时不时有人高声喝彩,更有一帮贵公子哥,频频向楼上的玉人抛媚眼砸银子。

     “嗳惹,两位小官爷,什么风把您吹来了?怎么瞧着好生面生呀,难不成两位就是府衙总司新上任的小官爷?瞧瞧,真的是好生英俊,真是羡煞老身了。”

     老鸨故作媚态,尽展迎送本领,道:“老身还没来得及亲自去府衙拜访,倒有劳小官爷赏脸莅临弊舍,今天两位一定要尽性玩得痛快,所有的花销一概记在弊舍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 “阿春、阿花,还不快楼下来招呼小官爷,记住了,要尽情的招待。”

     “知道了鸨妈,我们这就来,”

     两个妖娆的姑娘,一嬉一笑地向着唐小天和张锋蹭来。

     没等唐小天反应过来,玉人的一只娇手已经拦腰锁住他,还在他耳边吹着暖息:“小官爷,我们里边房里去吧,这里太吵,趣味不好。”

     唐小天给张锋使了个眼色,也就随着阿花来到了楼上隔间里,把眼睛在阿花脸蛋上不停的扫视,搞得阿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 原来阿花是昨天才被送卖到醉花楼的,今天是第一次出来接待客人,多少显得有些娇羞,如今又被唐小天这样子的往一个地方盯着看,脸蛋更是羞红的像朵花似的。

     “小官爷,您不要只这样瞧着人家嘛,怪羞人答答的。时候也不早了,要不我们还是先那个再说吧,不然待会人家没法向鸨妈交代的。”阿花忍着羞红,咬着贝齿道。

     “不急!”

     唐小天只是一个劲打量着她,并没有进一步的意思,他今天来这里,可是要干一票大的。

     左巡探之前向他透露过,这“醉花楼”和恶霸史诈有着千丝万缕撇不清的关系,甚至有的时候,史诈都甘愿在这里充当打手。

     因此,唐小天断定,这“醉花楼”背后一定有某个特别牛逼的靠山,自从那夜他无缘无故被人污蔑抢夺“醉花楼”吴妹子的箱笼起,他就有心要动一动这“醉花楼”了。

     只是一时半会不知道这里的水有多深,所以才来这好好探她一探,看她是真动不得还是假动不得。

     “阿花姑娘,来,来小爷这里坐,那事先不急。”

     唐小天忍着美人鲜艳诱惑,足足呷了一大口茶,故作镇定的道:“小爷问你个事,你务必如实回答。”

     阿花羞答答地挨近唐小天坐下,脖子脸蛋腼腆通红的道:“小官爷尽管问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本小爷见你长得像某个故人,真的是越看越像,所以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 阿花“噗嗤”一笑:“小官爷您真会说笑,不带您嘴这么甜的。阿花从小大都在闺宅里针线刺绣,大门都没出过,连小官爷您的面都不曾见过,又怎么会是您的老故人。”

     说着说着,阿花的语调由晴转阴:“奴家是昨天才被迫卖在这‘醉花楼’里的,才不是您的老相好旧故知呢,才不是呢。”

     一边挤眼泪,一边满脸委屈地往唐小天身上凑,一时撩得唐小天火燎火起,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。

     眼看着女人含泪的姣面就要向他覆盖下来,突然房门“砰”的被推开,只见张锋忙系紧裤头,从隔壁间房急匆匆的闯进来。

     “唐小天你那还没好吗?我这边都完事了。”

     张锋急急拉过唐小天,就往楼下溜去,留下一脸懵逼的阿花在屋子里直跺脚。

     “喂,张锋,你停下来呀?我这好好的桃花事还没了呢,你乱插一脚干嘛?”唐小天也是一脸懵逼的道。

     “等一会再向你解释,我们先溜出这‘醉花楼’再说,不然待会被上官姑娘撞着了,那就有得苦头吃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小初妤她不是和严如意去逛街了吗,况且这里不是不让女人进的吗?她上官初妤又进不来,怕她做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 张锋无语,因为他已经看到上官小郡主和严如意,女扮男装的迎面向他们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刚才在楼上,他就已经瞧见她们了,没想到她们来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 “张锋,你一边晾着去。”上官初妤命令的语气道。

     张锋立马大气不敢喘地往旁边站去,斜眼溜瞧到上官初妤的脸蛋似有怒色,吓得他赶紧又往边上靠了点。

     他曾经听鲁班头说过,郡王府的小郡主生性刁蛮,喜欢管钱管粮,更喜欢管入她法眼的男票。

     不觉暗暗为唐小天捏把冷汗,看来唐小天今天是要死翘翘的了,绝逼会被玩到虚脱。

     “唐小天你过来。”上官初妤脸蛋鼓怒,带着不可抗拒的语气道。

     唐小天刚才被阿花撩得火苗直起,现在都没能完全熄灭,现又被上官初妤鼓怒诱人的气息刺激,早已把持不住,真个向她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 上官初妤也是不客气,一把拽过唐小天的手臂,就向府衙总司滚滚而去。

     在府衙门墙外,直接施展身法,捏着唐小天就往里面大房子掠去,把他整个丢在大床上。

     没给唐小天反应的机会,她早已把床帘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 “小初妤,你要干什么?”唐小天捂着被单,做出不妥协的姿态。

     “哼,本姑娘当然是要亲自验一下,你这个臭流氓刚才是不是在那里拈花惹草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不要啊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 ******

     很久,唐小天才被放出来,整个人就像被榨干了似,摇摇晃晃地开门出来。

     突然,府衙总司大门被撞开,一个浑身血迹的人扑了进来,吐着血喊道:“救、救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