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0章 私下捣鼓
    严如意见唐小天抢了先机,也急忙插队抢白,愣是把唐小天捋好的思路打断,更是没给他说话的机会。更甚者,她还一个劲假装乖乖小姐受欺负模样,这边挤眼那边抹泪的,把个全场的人都来瞧她,趁机掌握主动权。

     鲁班头见她个弱小女子,在公堂上飙眼泪,这倒像个甚么体统成个甚么话?搞得倒好像府衙欺压她一个良家女子似的,这要传出去是会被人笑话的。

     王老汉只瞥了一眼,就知道鲁班头的心思了,又忙忙在耳边出谋划策了几句,鲁班头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“唐小天,你和严如意的事情,先晾一边,等本班头处理完小侯府的案情,再给你们两个私底下解决,趁这个机会,你们两个就在私下好好摸摸底,别伤了和气才是。”

     说着,话锋又一转,直接对准朱大嘴说道:“朱大嘴,本班头问你。你家小侯府是甚么时候遭盗的?可曾丢了什么宝贝,都与本班头一一道来,若有半句不实,板子伺候。”

     吓得朱大嘴立马趴了下来,告奶奶告爷爷的求饶。虽说他一直在小侯府里当差,也趁着今年三十岁的运势,做到了小侯府后门总管的美差,但那顶多也只是个私人雇佣,和朝廷公差这种职位八竿子打不着,更别说金州城里威名赫赫的千牛府衙,特别是鲁班头这种官府里有职称的。

     再加上他从小就在小侯府里看门,很少出过府门,与衙门打交道的机会就更少。当他听到“挨板子”等字眼,就会自动脑补他从小到大,被小侯爷抽屁股的画面,那真叫一个魂丢丢魄散散,死猪也怕开水烫的滋味啊。

     吓得他哪敢隐瞒半句,早把小侯府昨夜怎么被盗,丢了许多金银珠宝,两屋子被小侯爷拐来的良家妇女,都被飞贼趁乱放跑的事情,统统都给鲁班头说了个遍。

     就连他家小侯府的年轻美夫人怎么个艳,小二妾怎么个妖,小三妾怎么个浪,都做着手势比划,当着众人的面一膫子抖了出来。

     听得上官初妤小眉眼一眨一眨的,掰着手指头数:这个小侯爷到底有几个老婆啊?哼,竟然藏有这么多金银宝贝,早知道昨晚我就去他家偷好了,顺便把他老婆也偷几个出来。

     完全就是一副抓不住重点的美胚子姿态。

     唐小天也是咬着牙恨恨啊:这个方小侯爷到底是什么来头?金银财宝一把不说,就连美妻美妾也是一大把,而且还个个妖娆妩媚。

     听得他都快流鼻血了,都忍不住捶着小胸胸说:他怎么就没这么个运气呢?他个爸爸的,早知道昨晚也顺便去他家偷几把了。

     也一副完全抓不住重点的羡煞呆瓜子形态。

     而旁边的严如意则是偷偷捂着肚子笑,因为昨晚那些偷鸡摸狗的行当都是她干的,不但把人家的金银宝贝顺手溜了,还把人家的美妻美妾放跑了一大窝。虽说她严府昨晚也损失不少宝贝,但怎么也不够她偷回来的多,所以她还是赚的,暗地里依旧偷乐个不停。

     倒是公堂上座上的鲁班头,显得很为难了。

     这小偷小摸的偷盗行为,还算小事一桩,近来金州城里发生的也不少。不过这种拐卖良家妇女的勾当,本朝律法一概严禁,有违者定要法办。

     想到这,鲁班头着实也为难,虽说方小侯爷在朝无一官半职,但毕竟世袭侯爵,如今势力更是不可小觑。如果突突把他拿来官办,到时候要是抓不住他的把柄,反倒会惹来一身骚,指不定乌纱帽都难保,但如果任由他不管,日后事发,朝廷怪罪下来,乌纱帽也是会不保的。

     思来想去,鲁班头依然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 王老汉见鲁班头愁眉不展的,知道他心里拿不定注意,就急忙从偏座上起身,凑到鲁班头耳边,轻声说道:鲁班头,您也不消烦恼,事情还是有转机的。小侯府虽说势力比较大,我们不好直接拿他,但毕竟出了拐卖良家妇女一案,这种关乎乌纱帽的事情,我们一定要掌握主动权。现在这些都只是朱大嘴一面之词,不可尽信,为了稳妥打算,还是先让唐小天和张锋进小侯府打探一番,虚虚实实起码心里也有个数,到时候再另作区处。

     缓了口气,王老汉依然轻声道:方泠这小子,直接派朱大嘴闯我府衙,显然是不把鲁班头您放在眼里。既然如此,我们也跟他破罐子破摔,给他来个下马威,不可突突就跟他回府办案,咱要放他一天鸽子,到明天趾高气扬的去,才好显示府衙的威风。

     鲁班头连连称道,正要拔牙签吩咐唐小天和张锋行事,被王老汉手快,挡了回来。

     “老汉,你这是······”鲁班头不解的道。

     王老汉依然附耳轻声道:鲁班头,您听我把话说完。唐小天今天进了府衙,也算个契机,当年老帅不是已经吩咐过了吗,等他孙子进衙门的时候,要您把那枚千牛金令和那本飞天秘籍一起交给他,也不枉费老帅当年对您的一场栽培。再说了,明天他就要和张锋进小侯府办案了,张锋的底子那是不消说的,就只是唐小天,想来也就是个三脚猫功夫。为了明天去小侯府办案不被看扁,还请鲁班头您教他几招府衙不外传的秘刃——飞天十二刃,帮他打下个底子,后面再叫他自个参照那本“飞天秘籍”捣鼓,想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的。

     “也罢。老帅的介绍信上也都叫我好好磨练他,那我就趁着今天给他好好松松骨摔摔肉,把我这几十年来勉强练就的‘飞天十二刃’中的前三重‘飞雪刃’教给他,后面的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 鲁班头捋了捋胡须,拍着板子,对着堂下说道:“好了,今天的听审就到此结束。严如意,你的案子拖后几天再审。朱大嘴,你回去告诉你家方小侯爷,案情我府衙已知晓,明天定派人去调查。其余一干人等,你们都先退下吧,唐小天你留下,本班头还有事情要和你捣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