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8章 重整门楣
    唐小天一行人,连夜跟着左巡探驱车赶到了长安街,拐了几个弯才来到府衙总司。

 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座府衙总司府邸很大,比一般的王府还要大上两倍,只是荒废较久,疏于维护,有不少墙体已经倒塌。

     街上的行人很少,在苍白的月色下更加衬托出府衙总司的破败。

     唐小天下了马车,周围都是黑漆漆的一片,他赶紧点了个灯笼照明。

     左巡探依旧是之前的谦卑语气,向着唐小天他们简单介绍了府衙总司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 原来在他看到张锋的那把千牛刀起,他就老练的知道唐小天一行人,是来府衙总司走马上任的,而从刚才的种种情况来看,他断定唐小天就是新来的千牛总司。

     毕竟他在长安街维持治安已有七八个年头,这座府衙总司也是由他看管了三个年头,对于捞好处,他自有一套法子。所以他有意要卖个人情给唐小天,直接托人从内曹司取来了府衙总司的钥匙,以及一大箱的交接档案。

     交割完毕后,左巡探就急不可耐的骑马赶去醉花楼,因为今夜是醉花楼花魁楼香曦的请宴会,而他的老情人自然也在里面。

     马蹄声渐行渐远,越发衬托出府衙总司的凄静。

     唐小天看着这破败的门墙,好生闷气了一会,但没法子,只能搬箱捣笼的进去。

     忙了一会,终于打扫出一间干净的屋子,算是勉强把行李家当都安放妥当,正要美滋滋的躺在大床上睡一觉时,上官初妤气鼓鼓的跑过来,瞪着他,道:“唐小天你想干嘛?这张大床是我和如意姐睡的,你和张锋睡地板,男女授受不亲你不懂吗,还想一窝蜂挤一张床啊?”

     “挤挤更健康嘛,你说是不,小初妤。”唐小天懒懒的道。

     “美得你,你再不下床,我就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 “就怎么样呀?”

 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 ******

     第二天起来,唐小天感觉左边脸蛋被咬的牙齿印还在,这个小初妤昨天晚上实在是太凶猛了。

     “喂,唐小天。你快来府衙门口瞧一下,外面来了好多街民,都是一副衣衫褴褛的模样,在那哭哭啼啼呢。”张锋急喊道。

     唐小天快速整了一下衣冠,跟着张锋来到府衙门口,果然看到一大帮糟蹋模样的街民,把个衙门口都堵的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 “千牛小官爷啊,您要为小民们做主啊。”

     底下街民纷纷哭冤,争先恐后的道:小民徐苟、小民田顺,特领小牌街三十户盐户,前来状告恶霸史诈,不到期限就强行把小女送卖到醉花楼。不但如此,他还扬言要剥夺俺们盐户的经营资格,望千牛小官爷明察,还小民一个公道。

     “这简直是岂有此理,朗朗乾坤下,昭昭皇城长安街边,他史诈竟敢如此作恶,眼里还有没有衙门总司了?”

     唐小天也学做当官威严模样,道:“尔等也不消多虑,一个月后,本千牛定当给你们个交代,都散了吧。”

     喜得一帮街民纷纷拜谢道:小的徐苟、小的田顺,代小牌街民谢谢千牛小官爷。

     徐苟和田顺领着众街民,扛着两头活猪、一揽子菜、一筐萝卜、一篮子鹅蛋,欢欢喜喜地送进府衙总司。

     左巡探骑马经过,见府衙总司热闹非凡,打听之后才知道是状告恶霸史诈的,忙拦下唐小天,道:“千牛小官,您真的要动那个史诈?”

     “有什么不妥吗?”唐小天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 “非但不妥,而且是大大的不妥。这史诈在长安街作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来头不小,靠山也不小啊。”

     “难道要让他继续胡作非为?那不是打本千牛的脸,让人以为咱府衙总司是吃干饭的,连一个地痞恶霸都治不了?”

     “千牛小官,话是这么个理,只是这史诈势力的确不可小觑,特别是他手下养的一帮闲汉光棍,个个都是些亡命之徒,心狠手辣,就连隔街的金吾司都得让他们三分呢。”

     左巡探缓了口气,也有些无奈的道:“您再瞧瞧咱府衙总司,连个护院家丁都没有,这、这要怎么治啊!”

     这倒是说道唐小天痛点了,没兵没将的,怎么可能捞到银子。捞不到银子,那他在长安城成为首富的目标就要泡汤了,这不行。

     唐小天咬咬牙根痛定思痛,他决定招兵买马,反正府衙总司这么大,弄个几千人马进来都住得下,到时候整个长安街还不是由他横!

     想想,他的小心肝都美滋滋。

     不过,银子是一大难题,虽说他可以府衙总司缺员为由,大肆张榜招人,但是没银子供饷,也一样留不住人呀。

     思来想去,唐小天决定先从赚快钱开始着手,等弄到一笔足够丰厚的饷银,就开始他的“招兵买马”计划。

     当即遮遮掩掩地打发走左巡探及一干街民,就和张锋回到房间里商量起来。

     正好上官初妤和严如意从这里经过,也加入到了商讨大计的行列当中。

     “我觉得我们应该卖包子来钱快。”上官初妤迫不及待的道。

     “不,我觉得我们应该开家酒楼,那样来钱稳当。”严如意插嘴道。

     “不对不对,我觉得我们应该养花母鸡赚差价。”张锋也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 唐小天本来想说什么的,但他看到屋子外面堆了一大堆刚买回来的日常货物,猛地想起他的三十两银子还在上官初妤手上保管,急忙问道:“小初妤,你们今天是不是出去扫货了?不会真的把咱们全部身家的三十两花光了吧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小天哥,钱都花完了哦。你看这么大的房子要翻修,那肯定要请木匠、泥匠的。还有家具、厨具、干果零食什么的一大堆要买,那点钱都不够花呢。”

     上官初妤还有点不满的道:“小天哥,你还有没有小钱钱呀,我和如意姐还要买买买呢。”

     唐小天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,三十两啊,他白花花的三十两就这样打水漂了。

     “喂,小初妤。那你说说看,我们现在一文钱都没有,要怎么卖馒头、开酒楼、养花母鸡呀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