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章 与盗共舞
    唐小天见势不妙,想要避开黑衣人的锋芒,却不料黑衣人早已飘到了他的跟前,身法之快,简直出乎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唐小天吃惊道。

     “瞧你那样,人家当然是······把银面具摘下来给你啦。”银面黑衣人莞尔一笑道。

     唐小天一怔,赶紧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 只见黑衣人伸出娇手,缓缓拨开银面具,斯拉开扯在一起的绸丝面纱,露出一头及腰如瀑的长发。但见俏脸儿上眨动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,抿唇努嘴,模样清甜可人。

     “给,不就是一个银面具嘛,你至于这样三更半夜的吓唬人家吗?”黑衣女子脸上带着撒娇的不满,继续向着唐小天跟前靠过去。

     唐小天捏着手上沉甸甸的银面具,一时整个人都蒙了,迟疑片刻,道:“你真的就这样乖乖的把银面具给我了?”

 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说,我为了找你,偷偷从家里跑出来,身上值钱的东西就属这块银面具了,你还想怎样?”黑衣女子依然不依不挠。

     “找我?我们认识吗?”唐小天又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 黑衣女子气的直跺脚,“哼,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。唐小天,你别以为假装不认识我,你就可以甩锅。我足足找了你一年,你休想再从我手里逃走。”

     唐小天真是越听越迷糊了,这突然冒出个女飞贼,长得那是美若天仙,不过,这二话不说的,就直接不依不挠的粘着他,会不会是个套啊?

     感觉总有点玄乎乎的,他现在可是个鼎鼎有名的千牛卫,怎么说也是衙门里当差的,而眼前这个漂亮妹纸可是个女飞贼啊,扯到哪里也不能把一个飞贼和当差的搓一块呀。

     嗯,不能被美色迷昏了头,要镇静要镇静。

     看着黑衣女子弹指可破的俏脸蛋,唐小天一连吞了好几口口水,说道:“不是吧,姑娘。我们都没见过面呀,你会不会是认错人啦?”

     “哼,唐小天,你就是揉成灰,我也认得你。你还想抵赖,你左边屁股上是不是有个胎记,像个小吻痕似的?”

     “耶,这你也知道!”

     “哼,本姑娘知道的比这还多着呢。”

     黑衣女子鼓足了脸蛋,插起小蛮腰,瞪着小眉眼。

     “唐小天,现在轮到本姑娘问你,看你是不是个负心汉?你别想抵赖,本姑娘问你什么,你就答什么,听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唐小天还真被她的气势吓到了,嗯嗯的点着头。

     “好,现在我问你,你这一年来,有没有每天把我的名字挂着念一遍?”

     唐小天一听,眼珠子咕噜咕噜的转着:这是什么鬼问题?谁会闲的每天把一个人的名字念一遍啊,除非脑子不正常,这姑娘不会真的是有病的吧?

     “喂,我说姑娘,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,你这样问是不是过分了点呀?”

     “你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 气的黑衣女子弹指可破的脸蛋,越发红润通透,甚是撩人可爱。

     “唐小天,你果然是个无耻的负心汉。你给本姑娘听好了,我叫初妤,上官初妤。哼,我也不怕你今天不认,我进来严府的时候,那可是做了好多些手脚的。”

     “上官初妤?嗯,我好像有那么点印象似的,但似乎又想不起来,这可怪了。”唐小天笑眯眯的看着上官初妤,说道:“上官姑娘,你说你进府的时候,都做了什么手脚呀?不会是身手不行,趴着墙壁咕噜噜滚进来的吧?你看你的小脚丫的上边的黑衣腰披上,可是划破了一道小口子的喏,嘻嘻!”

     “你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 气得上官初妤捏着小馒头拳头直跺脚,两腮桃瓣儿润润红,眼瞪瞪的就向着唐小天的耳朵边凑了过去,那声音怎听怎么怪异。

     “唐小天,我也不怕告诉你,本姑娘进严府的时候,可不只是爬墙进来而已,我还把他们的宝贝,一个个的都扔进了旁边的那个大花池塘里。不但如此,我还在他们的房间里留下了据条,那据条上可都是写着你唐小天的名字哦。”

     “什么?”唐小天一听,整个人都蹦跶了起来,正要发作。

     突然,外院里火把通明,噪杂了起来,特别是后院的好几个老妈子,都向这边涌了过来,纷纷喊道:快来人抓贼啊!小官差和飞贼捣鼓在一起啦,把我们严府的许多宝贝疙瘩都偷走了,这个杀千刀的小官差喏,不能就这样把他放走了。

     这一波波一浪浪的抓贼声,听得唐小天心里瘆得慌。

     急的唐小天来回踱着步子:不行,这简直就是栽赃嫁祸呀,要是这样跟严府的那群老妈子解释,十张嘴都说不清。况且之前她们可是对自己下过迷药的,肯定来着不善,活该被盗。

     现在还是先溜为妙,回到衙门后,再给这个坑人的严府,定她个诬陷官差的罪名,到时候再让鲁班头善后。毕竟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,昔日爷爷的部下,谅他没有不帮忙的道里。

     倒是这个可恶的上官初妤,做飞贼就好好做飞贼了,竟然还给他来个栽赃嫁祸,简直是士可忍孰不可忍,就算她认识自己屁股上的那个吻痕胎记也不行,得把她抓回衙门,让她赔钱。

     “上官姑娘?你看现在严府的老妈子全员出动来抓你了,抓住的话,屁股会被打扁的,而且会很痛的喔。要不这样,你现在跟我从后面翻墙出去,回府衙避避风头,我叫鲁班头帮你捣鼓捣鼓,你看怎么样呀?”

     “好吧。反正鲁班头我也是认识的,我现在正没地方住呢,就权当委屈去你们府衙住些天吧。”

     上官初妤点了下脸蛋想了一会,又说道:“不过,小天哥。你以后要叫我初妤,不许你整天上官姑娘姑娘的叫,让人觉得很生疏,搞得我不认识你一样。”

     “这个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 “你要是不这样叫,我翻墙后就不跟你回府衙,我去外面租房子住,到时候麻烦你自己付。”上官初妤摆出要翻墙,说拜拜的姿态。

     无奈,从刚才的较量中,唐小天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,现在首要的是先稳住她再说。

     “初妤是吧,这叫法也没什么啦。”

     “算你唐小天还有些良心,那好吧,本姑娘勉强接受了,我们现在就翻墙开溜吧。”